盛松城:采购经理人指数反弹表明第二季度经济稳定,标准和利率下降仍有待观察。

盛松成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人员记者周琳(音译)最近来自上海。市场对是否降低标准的关注突然增加。上周五(3月29日),甚至出现了市场“降准”的虚假消息,央行日前对此予以驳斥。

与此同时,3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远超市场预期,达到50.5。六个月后,它将回到繁荣-萧条线以上。

这使得决定是否做出变得更加不确定。

对此,央行前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执行副总裁盛松成4月2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PMI数据往往具有前瞻性。从其分解指标、产量、新订单、原材料库存等。明显高于2月份,第二季度经济稳定的可能性更大。

“是否降低标准首先取决于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如果数据显示经济已经稳定或将很快稳定,那么降低标准的必要性就不那么大了。

然而,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尚未完全公布。现在不是决定是否降低标准的最佳时机。是否降低标准还有待观察。

其次,是否降低标准取决于货币市场目前的流动性状况和利率水平。

数据显示,目前的货币市场流动性相当好。

“今年年初,市场对中国经济持悲观看法,但盛松城发布文件称,中国经济已经在底部区间运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缓解,投资可能会加速,消费有望反弹。尽管这一刺激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时间比过去更长,但随着各种政策的实施和市场信心的逐步恢复,预计第二季度经济将稳定下来。

中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3月份录得50.5%,高于预期的49.6%,从2月份的49.2%大幅上升,达到5个月来的最高水平。

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在连续3个月跌破临界点后,又回到了扩张区间,反映出整体经济繁荣有所改善。

随着假日工作的开始和国家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措施(如减税和收费)的逐步实施,供需双方都有所升温。

然而,中国的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仍处于相对较高的经济区,3月份为54.8%,高于预期的54.4%和之前的54.3%。

盛松城告诉记者,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五个子指数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新订单指数连续两个月上涨至51.6%,较上月上涨1个百分点,为近半年来的最高点,表明市场需求有所改善。生产指数大幅上升3.2个百分点,达到52.7%,是五个子指数中增幅最大的,这与春节后企业集中创业和制造业生产活动明显加快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手头订单、进口和采购量等分项指数也全面反弹。

自3月以来,流通中的主要生产资料的价格在品种和数量上都有所增加。生产者价格指数可能会停止下跌,并在不久的将来回升。

制造业供需两端产品价格的上涨表明商业活动正在加速。

在采购经理人指数分项指数中,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升至56.8%,较上月上升0.6个百分点。

供应商交货时间指数也高于苦荣线,为50.2%,比上个月上升0.4个百分点。

此外,新的出口订单指数和进口指数都有显著改善。在贸易环境改善的背景下,需求逐渐升温。

目前,PMI数据初步支持盛松城的观点,即预计今年初第二季度经济将企稳。

盛松城当时表示,基础设施投资的反弹更加确定,这将导致投资增长的反弹。

固定资产投资分为基础设施投资、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

长期以来,投资主要以基础设施为驱动力,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一度超过25%,但在过去一年或更长时间内,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迅速下降,从2018年的3.8%降至2017年的19%,增长率下降了15.2个百分点。

他说,大部分基础设施投资是由地方政府实施的。

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的清算和去杠杆化导致地方政府资金短缺,减缓了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

考虑到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对地方政府新增债务提前发放1.39万亿元的限额,2018年基数相对较低,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反弹更有把握。

3月份,全国地方债务发行达到6245.13亿元(2月份为3641.72亿元),为2018年10月以来的新高。

此外,他还预计今年房地产投资不会大幅下降。

房地产投资2018年增长9.5%,2017年增长7.5%,增长2个百分点。尽管对房地产有如此严格的监管,房地产投资仍在增加。

今年1月至2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11.6%,比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速(6.1%)高5.5个百分点,比去年高2.1个百分点。

是降低还是降低利率还有待观察。需要检查金融市场的经济数据和流动性。

就经济数据而言,采购经理人指数反弹超出预期,但盛松城也表示,是否降低标准仍有待观察,因为第一季度数据尚未完成。

此外,观察是否需要降息的另一个指标更直观——数据显示,当前货币市场流动性相当好,利率比去年下降更多。

3月份,中国银行间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2.4%,比去年同期低0.32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47%,比去年同期下降0.43个百分点。

目前,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06%,比去年同期低近0.7个百分点。

虽然3月份货币市场加权平均利率高于2月份,但各种到期品种的利率仍然持平,甚至略低于今年1月份。

盛松城表示,当经济稳定时,很容易推高通胀,导致大量资本流向房地产。

“降低标准的意义在于解决实体经济融资困难和昂贵的问题。

如果资金在减持后仍留在金融市场,而不是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型微型企业,很可能会将金融推离现实,陷入空虚。

”盛松城同时表示,今年降息的可能性较小。

他指出,中国的利率体系非常复杂,按照从货币政策控制到实体经济贷款的顺序可以分为四个层次。第一个层面是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利率,如公开市场操作的正回购利率和负回购利率、再融资利率、再贴现利率、新货币政策工具(如多边基金)的操作利率等。第二个层面是货币市场利率,如银行间贷款利率和承诺回购利率,它们现在已经商业化。第三个水平是央行设定的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0月调整以来一直保持不变。第四个层次是信贷市场利率,即商业银行向企业、个人和其他实体发放贷款的利率。

“通常的降息是指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的下调,即三级利率。

目前,降息似乎不太可能,一是因为这与中国利率市场化的总体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二是因为目前的基准利率水平不高。

此外,市场还经常讨论第一利率,即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利率是否会下调。

我认为短期内不太可能下调,因为一楼的利率下调会导致二楼的利率下调,但目前很难传导到信贷市场的利率下调。

”盛松城说道。

此外,他表示,当前的“双轨一轨”利率市场化改革也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融资困难和昂贵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