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湛与梁伦波:对欧洲央行货币刺激“组合拳击”效果的质疑

资料来源:清华财经评论/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李湛、中山证券研究员梁伦波。北京时间9月12日晚,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下调。

同时,欧洲央行也宣布恢复量化宽松,希望通过低利率和宽松的流动性刺激消费和投资,从而实现接近2%的通胀目标,推动经济增长。

本文认为,目前欧洲央行的选择存在风险,未来欧洲央行可能难以独立支撑欧洲经济复苏。

北京时间9月12日晚,欧洲央行将关键利率下调10个基点,推出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即从11月份开始每月购买200亿欧元(约合220亿美元)的欧元区债券。

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将在三年半后重启其可观的货币刺激计划,并承诺在通胀率接近略低于2%的通胀目标之前不加息,购买计划“需要多久就运行多久”。

欧洲央行开始量化宽松的举措主要是预防性的,但它也为未来可能的长期和更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提供了指导。

即将卸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由于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保护主义威胁加剧以及新兴市场的脆弱性,欧元区经济面临的风险仍在增加。

欧洲央行降低了对未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从2019年的1.2%降至1.1%,从2020年的1.4%降至1.2%。

与此同时,通胀预期也有所下降,从2019年的1.3%降至1.2%,从2020年的1.4%降至1%。

公告发布后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迅速做出回应,在推特上批评欧元将对美元贬值,大大削弱了美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一再强调负利率将为政府和企业债务节省利息成本,并批评美联储的措施过于缓慢和落后。

特朗普不太可能对美联储9月份降息25个基点的决定感到满意。一些美联储官员选择淡化将政策利率目标设定在零以下的想法,认为这在政治和经济上都站不住脚,不值得冒险。

然而,从9月12日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出,美联储在过去两周内将其资产负债表扩大了100亿美元。

货币政策提振了投资者情绪,但效果并不好。受欧洲央行恢复货币刺激政策的影响,金融市场的投资者情绪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提振,但乐观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

9月12日,欧洲股市小幅普遍上涨。亚太股市和美国股市也同时上涨。S&P 500指数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然而,总体而言,投资者仍持谨慎态度,没有购买大量风险资产。世界各地的股票市场在短暂的爆发后普遍经历了下跌。

德国、法国和荷兰10年期和3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均升至6周高点。

现在,市场很难确定欧洲央行或美联储的进一步宽松政策是否会产生重大的根本性影响,因为利率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如此低的水平。

尤其是对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而言,市场担心其政策正接近极限,担心欧元区货币政策制定者是否真的能在没有财政政策帮助的情况下有效提高过度疲软的通胀率。

此前,德国财政部希望增加投资以刺激经济,但默克尔总理不同意,意大利在预算问题上与欧盟纠缠不清。

欧洲央行内部仍有很大争议。除了对潜在影响的怀疑之外,欧洲央行的货币刺激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潜在的副作用,包括风险资产泡沫和银行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的削弱。

事实上,欧洲央行内部的政策制定者对于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措施仍有很大争议。

媒体援引消息称,欧洲央行利率设定委员会25名成员中,包括荷兰、法国和德国央行行长,至少有5人反对重启量化宽松的决定。

其他媒体也表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政策制定者反对即将离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推动的新资产购买计划。

对于一个通常依靠共识来保持影响力的机构来说,这种反对比率有些不寻常。

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的两名成员也反对这一举措。

与过去试图避免公众分歧不同,这次欧洲央行的一些保守派选择公开质疑德拉吉的“离别礼物”。

德国央行行长兼欧洲央行常务董事魏德曼(Weidemann)表示,刺激措施走得太远,倾向于储蓄的德国人尤其对欧洲央行的负利率不满。

荷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克努特(Knodt)表示,重启资产购买计划与当前经济形势不成比例,有充分理由怀疑其有效性。

奥地利央行行长霍尔克曼(Holcman)也公开质疑欧洲央行的广泛刺激计划,称其刺激通胀的目标难以实现,付出的代价太高。

目前,欧洲经济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从中美贸易摩擦到悬而未决的美欧贸易谈判(欧盟贸易负责人9月16日表示,美国将很快对欧盟对空乘用车集团的补贴征收新关税,因为特朗普政府拒绝解决围绕飞机制造商的长期商业斗争),欧洲央行不可避免地会提前采取预防措施,因为英国不能排除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的可能性。

然而,由于“弹药不足”和进一步进入负利率的风险,欧洲央行可能无法独立支持欧洲经济未来的复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