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经济学家寻求2019年资本市场

来源:《证券时报》李安平:资本市场运行模式将“先低后高”(李安平是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2019年,尽管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政策环境改善、经济结构调整、体制改革深化、增长潜力释放等因素将稳步增强中国资本市场活力,资本市场整体将呈现先低后高的格局。

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定和宽松,流动性合理充足。政策组合的特点是“稳定货币+增加信贷”,有利于修复宏观信贷环境。

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并开放制造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帮助市场更加活跃。

财税改革将进一步向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运营成本的方向发展,上市公司也将从中受益。

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将推动注册制度的改革进程,制度创新有望实现突破,提升整个a股市场的质量。

中国整体经济需求的减弱可能会延续企业利润增长的下降趋势,但以新能源发电、电动汽车、5G、能源互联网和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革命将为资本市场带来新的投资机会。

随着政策效应的逐步显现,a股市场的流动性可能会逐季度提高,股权质押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将会显著降低。

“产业资本登记+保险资金专项产品+各地区专项救助资金+部分外资”可能成为增量资金。

由于随后企业利润稳定化、外贸不确定性趋势、改革措施落地和政策效应逐步显现的综合影响,全年市场风险偏好在前期可能较低,在后期可能略高。

丁安华:a股的积极因素在增加(丁安华是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2018年,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一直很低,准确预测市场趋势极其困难,尤其是2019年。

我们面临的问题包括:对外贸易的不确定因素是如何变化的?实体经济,尤其是私营企业,能摆脱信贷紧缩的困境吗?市场化改革能重塑商业环境吗?上述任何条件的变化都会导致风险偏好和风险资产价格的变化。

对于a股而言,2019年仍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然而,a股的积极因素正在增加。

积极和有希望的宏观政策效果将逐渐显现。

其中,期待已久的减税政策一旦实施,将极大地鼓励市场信心。

与此同时,在a股估值处于历史低位的背景下,预计海外资金将继续流入股市。

如果外贸的不确定性降低,我相信a股将在2019年走出动荡和反弹的格局,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和5G等主题有望带来新的市场势头。

债券市场的前景相对乐观。

预计通货膨胀将保持在中等水平。在资金宽松、监管中立、供求疲软的条件下,收益率曲线将继续平缓变化。长期利率仍将下跌空,当收益率高时,长期利率可以适度延长。

信贷风险尚未结束,信贷息差将继续分化,低等级工业债券仍将受到考验。

产业债券应该从与基础设施刺激相关的行业中选择,而房地产债券仍然需要从顶级企业中选择。

人民币汇率继续受到美元指数的强烈影响。

据估计,美元指数在2019年走弱之前将会走强,人民币在短期内仍将面临一些压力。

从中期来看,人民币不会超出预期贬值,人民币汇率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内。

朱海滨:坚定改革,做你自己的事(朱海滨是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2019年是连续的一年,是实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目标的关键一年,也是实现“二百年”目标的关键一年。

要在40年改革开放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保持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需要越来越高的改革。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尚未结束,贸易全球化势头受阻,金融危机后出台的宽松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各种因素都会对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产生很大影响,总体形势不容乐观。

从内部增长势头来看,劳动人口红利已经消退,在经济再平衡过程中,投资对经济的贡献率进一步下降。

为了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我们必须进一步改革以提高劳动生产率。

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当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关键是促进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改革的重点是充分发挥市场和企业家的活力。

余韶:确保资产价格的相对稳定(余韶是东方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的主任)。展望2019年,从具体宏观指标来看,相关政策制定的边界是“保障678”,即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保障6”,人民币汇率的“保障7”,M2增长的“保障8”。

稳定增长仍然是经济发展的首要目标,基础设施也将发挥重要作用,只是增加利益的比重,重点推动城市化进程。

2018年人民币汇率问题备受关注,人民币汇率是否会突破7的问题影响了投资者的神经。

人民币汇率将受到短期利率差、中期通货膨胀和长期劳动生产率的影响。

在国际形势不确定的背景下,保护汇率就是保护信心。

就流动性而言,M2将回归正常轨道。

M2的“黄金增长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目标通货膨胀率-货币流通率增长率。

假设货币流通率保持不变,如果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保证为6”,通货膨胀目标为2%,那么M2的适当增长率为8%。

未来在流动性方面需要做的是保持现状,M2的增长率与其黄金增长率是一致的。

通过适当的政策指导,信贷流向私营企业部门和实体经济,以确保金融、经济和资产价格的相对稳定。

沈高铭:长期基金将扮演“压石”的角色(沈高铭是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中国经济正处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时期,也是中国制造业从低端向中端转型升级的开始,这是一个3-5年甚至更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不仅会影响资本市场,还会给每个企业和投资者一个深刻的时代品牌。

2019年是中国经济与市场接轨并明确方向的关键一年。

首先,市场和投资者需要看到政策的长期确定性,其核心是可预测和可持续的效率提高。

其次,周期性政策的边际效率将继续下降。只有结构性政策的突破才能提高增长质量。

此外,在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过程中,直接融资在风险定价、信贷扩张等方面具有越来越明显的优势,其比重将继续上升。

最后,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对养老金、卫生和教育等长期投资的需求也在迅速增长。需要考虑鼓励长期投资的政策和措施,以便长期基金能够在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中发挥“压石”的作用。

张安源:a股是价值洼地(张安源是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2018年国内股市处于低迷状态。不可避免的是,一些投资者仍然对2019年感到悲观。

然而,由于以下因素,我对a股2019年的表现感到乐观。

首先,2018年国内股市表现由外贸不确定性和内部去杠杆化这两条主线决定。

2018年上半年,两条主线同时收紧,导致市场低迷。下半年,尤其是年底,两条主线开始同时放松。

经济形势的变化还没有反映在股票价格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将逐渐发现和了解形势的变化。

其次,市场上所谓的“一次性清仓”、“破罐破摔”不可能成为现实。

2019年,保持国内经济社会稳定和应对外贸不确定性都需要一定的国内经济增长率来提供支撑,政策方面将不可避免地引入有针对性的稳定增长措施。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国内股市对政策比对经济基本面更敏感。

第三,a股目前的估值水平具有很强的全球配置价值。

a股2018年的表现弱于全球大多数股市。

目前,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市场调整压力很大,而中国的金融市场继续扩大开放。

美元指数有望在2019年走弱,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仍是政策基调。

a股价格下跌。只要人民币汇率稳定,外国投资者就应该认为a股具有更大的配置价值。

沈建光:信心是关键(沈建光是JD.com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整体呈现“债转股”态势。

其中,股市低迷主要与经济超预期下滑趋势、民营企业经营困难、股权质押清算带来的流动性风险等因素有关。

从基本面来看,目前a股估值处于历史低点。

如何稳定对当前市场的信心是关键。

从最近高级别会议公布的有利措施来看,政策的结尾有明显的迹象。许多优惠政策都集中精力降低股票质押的流动性风险,增强市场信心。资本市场的长期制度建设也在不断推进。

展望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短期下行压力仍显而易见,但作为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信心能否增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的实施。

在短期内,我们应该观察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效果,特别是减税在向人民隐藏财富和减轻企业负担方面的作用。从长远来看,我们应注重发展长期资本市场体系,如建立科学的董事会和试点注册制度,促进资本市场的法治,加强上市公司治理,培养中长期投资者。

尹建峰:夯实底部,做好准备(尹建峰是浙江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经济周期有起有落,就像一年四季一样。

经过温暖的春天、炎热的夏天和硕果累累的秋天,寒冷的冬天一定会到来。

2019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资产价格的下调,冬天已经到来。

今冬,国内供给侧结构改革将稳步推进,产业结构将悄然转型升级,资本市场将不断打压底部。

一切都在更新,为明年春天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