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德、中视角分析未来工业发展中的竞争与合作

根据产业发展和产业链布局的综合判断,美、德、中在不同战略产业中的竞争与合作关系是不同的,大致可以分为四类:自然垄断性强的产业,在中国有一定基础但仍面临强大竞争需求的产业,高度分化的产业,合作的产业空,发展阶段和竞争优势互补的产业,合作的产业空,进入门槛高的产业,中国发展相对落后的产业,面临巨大挑战的产业。

作者张羽和罗弘毅于2015年5月发布了中国到2025年的工业战略计划。2019年农历新年期间,美国和德国相继发布了国家工业发展计划。

美国、德国和中国都是主要的工业生产国,而美国和德国也是我们工业目前或未来的竞争对手。

将美国和德国的战略规划与中国产业战略规划所涉及的产业进行比较,可以发现:(1)有高度的一致性。

这三个国家对未来工业的重要性有着相对一致的判断。人工智能、5G、量子信息、工业软件系统、机器人、新材料、生物医学等技术都受到重视。

(2)每个国家的工业发展道路都有自己的特点。

例如,中国更加重视农业机械、电力、航空空航空航天、海洋工程等设备,而德国和美国则更加重视替代矿物和新建筑技术(见附图)。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春节期间,白宫在短时间内发布了《美国未来产业计划》(Future Industry Plan of the United States),仅涵盖人工智能、先进制造、量子信息和5G。

本文根据美国先进制造领先战略、量子信息科学国家战略概述和国家频谱战略总统备忘录总结了其具体的工业目标。

同时发布的《2030年德国国家产业战略》更像是对国家干预合理性的陈述,呼吁德国效仿美国、日本和中国,制定产业干预政策。然而,关于该行业未来发展的具体内容很少。

本文将结合“德国2025年高技术战略”来判断其具体行业。

由于各国有大量的规划和政策文件,上述未来发展产业可能不会枯竭。

相对一致的工业发展目标并不意味着上述三个国家将相互竞争。

美、德、中之间的产业竞争与合作仍需根据各国的产业发展和产业链布局进行综合评判。

由于缺乏标准化和可比较的统计数据,我们利用各种研究报告,从核心竞争力和整体市场份额的角度粗略观察各行业(见附表)。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我们根据三国不同产业的发展趋势和当前的产业进步来判断未来的竞争与合作关系。结论是:第一类产业自然是垄断性的,中国的产业虽然有一定的基础,但仍然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具体来说,它包括人工智能、集成电路、5G和量子信息产业。

德国在这些行业的优势并不明显。中国和美国市场份额高,核心竞争力强,是世界上的主要竞争对手。

考虑到这些行业的强大自然垄断,一般会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例如3G和4G时代高通专利垄断),公司和国家将面临强大的竞争关系。

第二类产业的需求差异很大,在空之间有合作。

具体来说,它包括:节能/新能源汽车、先进的轨道交通和机器人工业。

中国在这些行业的整体市场份额和核心技术方面已成为世界上的主要参与者,但美国和德国仍有一定的先发优势。

尽管美、德、中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但考虑到足够大的市场规模和高度的产品需求差异,三国之间的竞争已经缓和,存在一定的合作空。

第三类产业的发展阶段和竞争优势是互补的,有合作空。

具体来说,它包括:电力设备、农业机械设备、海洋工程设备和高档数控机床行业。

中国在这些行业中拥有相对较高的市场份额,但缺乏核心技术。美国和德国在这类行业的研发、设计和技术方面具有突出优势。

这三个国家的工业发展阶段有互补性和相应的合作空。

第四类行业的门槛很高。中国工业相对落后,发展面临巨大挑战。

具体而言,它包括:工业软件、航空空航空航天设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医疗设备行业。

这些行业的门槛相对较高。美国和德国在这方面有明显的技术优势。就整体市场份额和核心竞争力而言,中国相对落后。

这些行业可能会发现很难通过市场换技术来促进发展。他们必须促进独立的研发。工业发展也可能继续受到德国和美国企业的挑战。

注:作者张羽是IMI研究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