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有什么影响?(思维导图收藏版)

这是扑克推手的第178张思维导图:增值税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有什么影响?本文来源于李超的宏观研究和资产配置。作者是华泰的宏观李超和孙敖。

如需重印,请联系原作者。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内容,请下载扑克金融应用程序(iOS和安卓版本都有)。

内容摘要> >;核心观点:增值税税率下调后,企业是否降价将影响生产者价格指数,这取决于企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

我们根据应收账款周转率和行业集中度来判断行业的议价能力。如果企业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在极端情况下企业不会降价。如果议价能力弱,在极端情况下,当适用16%税率的行业完全降价时,降价率将为2.59%。

我们根据议价能力为各个行业设定相应的降价假设。经计算,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的负面影响约为0.6-0.9个百分点。

但是,考虑到环境因素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更大,1%以内的生产者价格指数计算结果暂时不会影响年度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判断。

>;>;增值税税率下调后,不含税价格的调整影响利润。含税价格的调整影响生产者价格指数。正常情况下,当增值税税率发生变化时,企业可以转移增值税负担。如果税率降低,含税价格保持不变,其利润将增加。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保持含税价格不变,从而享受减税带来的好处。企业是否降价主要取决于它们对下游的议价能力。

总体而言,由于增值税金额不包括在企业的经营成本和收入中,在增值税税率降低后,企业利润主要受含税价格调整的影响,而生产者价格指数主要受含税价格调整的影响。

>;>;增值税税率下调后,如果不含税销售价格不变,含税销售价格也会相应下调。如果企业对其下游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在极端情况下,企业不能降低含税销售价格,那么企业收入中不含税销售价格将随着增值税税率的降低而增加,从而增加企业利润。

如果企业对下游议价能力弱,企业会在调整增值税税率的同时降低含税价格,那么不含税价格的增长率就会低于议价能力强的企业。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企业没有保留任何因降低增值税率而带来的利润,利润将通过降价转移到下游。对于税率为16%的行业,不含税价格A/1.16保持不变,含税价格降至(A/1.16)×1.13,下降2.59%;对于适用10%税率的行业,价格下跌0.91%。

>;>;判断行业议价能力: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主要以应收账款周转率为判断标准进行研究。只需要区分不同行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价格主要集中在包括税金在内的销售价格上。

我们利用应收账款周转率指数进行判断,并利用行业集中度指数(上市公司收入CR4)和行业经营特点协助调整相关行业。

应收账款周转率越低,行业平均收款期越长,周转压力越大,企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越弱。

因此,我们主要根据应收账款的周转率来衡量行业的议价能力,但也根据行业集中度和经营特点来调整一些行业。例如,公用事业被设定为不调整价格,汽车制造业被设定为完全降低价格。

>;>;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增长率计算的影响我们根据应收账款周转率数据的20%分位数将41个子行业分为5组。假设最高分位数范围内的行业根本不降价,第二个20%分位数范围内的行业将含税销售价格降低2.59% x 20%。反过来,最低20%分位数的行业将价格降低2.59% x 80%,一些特殊行业将被单独处理。

各行业价格调整幅度的加权平均值表明,整个行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变动幅度为-1.19%。我们建议该数据为某一时间点价格下降引起的环比价格变化,同年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变化范围应通过环比和同比比较获得。

>;>;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年度中心的负面影响约为0.6-0.9个百分点。假设所有行业在4月1日上调增值税税率后的1个月、3个月和6个月内完成价格下调,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下降-1.19%将分别反映在4月、4月-6月和4月-9月的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预测值中。

我们依次调整了最初的生产者价格指数逐月增长预测,并计算了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同比增长率。计算结果表明,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心的影响在三种情况下分别为-0.89、-0.79和-0.64个百分点。考虑到假设的极端和误差,我们认为2019年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心的负面影响在0.6-0.9个百分点之间。

但是,考虑到环境因素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更大,1%以内的生产者价格指数计算结果暂时不会影响年度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判断。

风险表明需求侧因素的上升超过预期,或环境限制收紧,导致生产者价格指数较上月大幅提高,增值税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减弱。

正文1增值税税率下调后,企业含税价格的调整将影响生产者价格指数(PPI)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该报告建议将目前制造业和其他行业的16%增值税税率下调至13%,将目前建筑业和其他行业的10%增值税税率下调至9%,并保持6%的税率不变。但是,通过增加生产和生活服务行业的税收减免等配套措施,各行业的税收负担只会减轻而不会增加。

目前,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强调“质量”,即通过降低税费来激发企业活力。因此,我们认为,国家降低企业增值税率的主要目的是增加企业利润,提高利润率,促进经济内生增长。

我们在政府工作报告《企业民生,人民币资产重估》中做了大概的估计。预计全年企业税收和社会保障缴费负担将减少近2万亿元。两大措施之一是降低增值税。我们预计减税规模在5000-6000亿元左右。二是降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预计在4000-7000亿元左右。

>;增值税税率下调后,降价与利润留成之间权衡的核心取决于企业的议价能力。增值税是根据货物流通(包括应税服务)产生的增值征收的流转税。

增值税属于间接税。理论上,当增值税抵扣链完成后,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将直接由下游客户承担,最终消费者将是税负的实际承担者。

这意味着当增值税税率发生变化时,企业可以转嫁增值税的税负。如果税率降低,含税价格不变,他们的利润就会增加。

然而,并非所有企业都能保持含税价格不变,行业本身也能充分享受减税带来的好处,这取决于行业的议价能力或产品的需求价格弹性。

随着增值税税率的降低,具有高需求和价格弹性的企业倾向于降低价格,以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因此,我们要研究的是在降低价格和下游获利之间的权衡,以及在增值税税率降低后不调整价格以获得留存收益。

由于增值税金额不包括在企业的经营成本和收入中,企业在增值税税率降低后的利润主要受不含税价格调整的影响,而生产者价格指数主要受含税价格调整的影响。

例如,如果一个行业中的企业与下游签订的销售合同是基于不含税的固定价格,那么如果税率降低,企业将把含税价格从不含税价格的1.16倍降低到不含税价格的1.13倍,从而导致成品价格的下降。

我们用一个案例来解释增值税税率下调对企业产品价格和利润的不同影响。

如果一个企业购买了一批原材料,收到的增值税发票表明支付了100万元,增值税为16万元,即该企业的原材料中只记录了100万元,这些原材料将在期末转入营业成本。

会计处理如下:借款:应交原材料税100万元-应交增值税(进项税)贷款16万元:银行存款116万元。同样,一家企业以200万元的价格出售一批商品。按照16%的税率,应缴纳增值税32万元,但企业营业收入仅含200万元,增值税计入应缴纳增值税。

会计处理如下:借款:银行存款232万信用:营业收入200万应交税费-应交增值税(产品税)32万增值税是一种附加税。当顾客购买商品时,由于“价格内税的幻觉”,一些采购部门往往会关注总价格,而不是将价格与增值税进行比较来比较性价比。因此,增值税研究需要区分含税价格和不含税价格。企业报告中包含的是不含税的价格,生产者价格指数是含税价格的概念。

在上例中,232万件产品是含税价格。如果增值税税率在232万元的基础上进行调整,价格调整与否对企业收入和生产者价格指数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假设增值税税率下调后,含税销售价格保持不变,则企业的营业收入=商品周转率/(1+增值税税率)。如果增值税率从16%变为13%,业务收入的变化如下:业务收入增加值=商品周转率/(1+13%)-商品周转率/(1+16%)=原始业务收入* (1+16%)/(1+13%)-1)对于业务成本,采取类似的方法:运营成本=原材料采购额/(1+增值税率)。如果增值税率从16%变为13%,运营成本的变化如下:运营成本增加值=原材料采购额/(1+13%)-原材料采购额/(1+16%)=原始运营成本* (1+16%)/(1+13%)-1),即总利润增加值=运营收入增加值-运营成本增加值。然而,上述计算也有一定的误差。有些运营成本不能通过投入来抵消。因此,实际运营成本增加值需要将上述计算结果乘以小于1的比率。我们的上述计算会在一定程度上高估运营成本,从而低估利润的附加值。

因此,如果16%的税率降低到13%,(1)如果价格不降低,那么营业收入的内含金额就变成(232/(1+13%))= 205.3万元,比以前的200万元增加2.65%;(2)如果企业降价1万元,营业收入231万元,则营业收入合计为(231/(1+13%))= 204.42万元,比200万元增加2.21%。

降价降低了公司利润的增长率。

这说明在短期内(长期降价可能会带来更高的需求,带动销量、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并弥补短期利润的让步),如果增值税税率降低,企业如果不降价,将会享受2.65%的更高利润增长。如果企业降低价格,利润增长就会减少,即增值税税率降低带来的总利润将在企业自身和下游企业之间分配。在这个过程中,降价过程就是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变化过程,所以降价幅度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增值税税率下调后,如果不含税销售价格保持不变,含税销售价格也会相应下调。生产者价格指数是工业产品的出厂价格指数,所以我们的研究是针对工业及其成品的价格。

在工业方面,只有煤气和水务行业采用10%的增值税,这次已降至9%,而矿业、制造业、电力和热力行业均采用16%的税率,降至13%,所以我们会分别处理这两个行业。

首先,对于矿业、制造业、电力和热力行业,假设企业在增值税税率下调前的含税价格为A/(1+16%)。

在极端情况下,如果行业在下游有特别强的议价能力,那么在增值税税率降低后,企业可能不会降低含税a的价格,那么企业收入中的不含税价格就会随着增值税税率的降低而增加,从而增加企业的利润。

如果企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较弱,那么企业会在调整增值税税率的同时降低含税价格,使得独占税价格的增幅下降。也考虑到极端情况,如果企业没有保留增值税税率下调带来的任何利润,并通过下调将利润转移到下游,那么不含税价格A/(1+16%)将保持不变,而含税价格将降至(A/(1+16%))×(1+13%),与税率下调前的A相比下降1-(1+13%)/(1+16%)=2.59%。

同样,对于天然气和水行业,在议价能力弱和降价的极端情况下,降价幅度为1-(1+9%)/(1+10%)=0.91%。

(2)行业议价能力的确定:主要以应收账款周转率为判断标准。事实上,企业根据其在上游和下游的议价能力可以分为四种情况:案例1,上游议价能力强,下游议价能力强;案例2:上游议价能力强,下游议价能力弱;案例3:上游议价能力弱,下游议价能力强;案例4:上游和下游议价能力弱。

如果我们研究议价能力对企业利润的影响,就需要综合判断成本方和收益方的影响。价格主要集中在不含税的购买价格和销售价格上。

如果该行业相对于其上游有更强的议价能力,其不含税的购买价格可以保持不变。如果该行业相对于其上游的议价能力较弱,其不含税的购买价格往往会面临上涨。

例如,如果不含税的购买价格在税率降低之前是x,那么含税的购买价格是1.16倍,如果该行业的议价能力强,上游行业就会放弃利润。税率下调后,含税采购价格将相应调整至1.13倍,即不含税采购价格不变。但是,如果上游行业的议价能力弱于上游行业,上游行业往往保持含税1.16倍的购买价格不变,此时不含税的购买价格变为1.16倍/1.13 = 1.027倍,即行业成本增加。

同样,如果该行业对其下游行业有强大的议价能力,则不含税的销售价格可以提高;如果议价能力弱,不含税的售价将保持不变。

据此,我们总结了对成本和收入的影响,得出了四种情况下企业利润的变化情况(见下表)。

如果我们研究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我们只需要区分不同行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价格主要集中在包括税收在内的销售价格上。

假设税率下调前,企业无税销售价格为y,含税销售价格为1.16Y,税率下调后,如果行业对其下游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含税销售价格可以保持不变,没有必要随着税率的降低而降低价格;但是,如果议价能力薄弱,行业内的企业往往会将销售价格(含税)下调,可能下调至1.13日元,即从较低税率中获得的所有利润都会转移到下游。

如何衡量行业的议价能力?我们主要利用应收账款周转率指数进行判断,并利用行业集中度指数(行业内上市公司收入CR4)和行业经营特点协助调整相关行业。

应收账款周转率越低,行业平均收款期越长,周转压力越大,企业对下游行业的议价能力越弱。

在统计局的国民经济产业分类中,工业分为41个主要分行业(采矿业7个,制造业31个,电力、热力、燃气和水生产及供应业3个)。由于缺乏应收账款周转率数据,我们使用公式:2018年营业收入/((2017年应收账款+2018年应收账款)/2)进行近似计算,并使用统计局发布的行业数据计算获得各行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数据,进行初步排名,代表行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由强到弱。

我们计算了各行业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集中度CR4,并根据行业特点调整了部分行业的议价能力判断作为辅助验证。

例如,黑色金属冶炼和轧制加工业的CR4约为41%(2018年第三季度主要收入),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我们认为它的实际议价能力相对较弱。作为上游产业,采矿业通常具有强大的议价能力。我们将黑色金属矿业和其他矿业定为不调整价格。非金属矿产品行业(水泥)具有很高的区域集中度,考虑到该区域企业的合作,对于下游经销商或工程企业有很强的议价能力,调整后不调整价格。公用事业行业一般是行政定价,我们也设定不调整价格;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行业不会调整价格,因为有色金属品种主要在全球定价,国内政策影响不大。增值税税率的调整不会对主流有色金属品种的税后价格产生重大影响。食品制造业和食品加工业的消费者是最终消费者。与生产企业相比,个人消费者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总的来说,企业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不会调整价格。最后,汽车制造业的情况相当特殊。汽车工业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汽车制造商通常选择根据国家减税率直接降低指导价(建议零售价),并将其从出厂价格*1.16调整到出厂价格*1.13。

根据中国税务总局3月26日的一份报告,一些品牌汽车已经率先通过降低零售价格来应对此次减税。3月15日晚,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将提前降低在中国大陆销售的所有梅赛德斯-奔驰和智能车型的推荐零售价。

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和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也于3月16日宣布,将降低在中国销售的汽车产品的建议零售价。

同一天,捷豹、路虎、沃尔沃和林肯也宣布下调在中国销售的汽车价格。

3.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率的影响估计>今年4月,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年度中心的负面影响约为0.6-0.9个百分点。根据应收账款周转率数据的20%分位数,我们将41个子行业分为5组。我们做了以下假设:假设最高分位数范围内的行业根本不会降低价格,第二个20%分位数范围内的行业将降低含税销售价格2.59% x 20%。反过来,最低20%分位数的行业将降价2.59% x 80%。

但是,我们将分别处理第二部分中列出的几个特殊行业。例如,我们将汽车制造业的降价率定为2.59%。尽管钢铁行业处于前20%的分位数范围,但由于议价能力弱,它将降价60%。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核算原则,生产者价格指数是通过对不同产品的价格指数进行加权来计算的。重量取决于产品在整个行业中的销售量或销售产值的比例。在此基础上,我们选择不同行业的销售量作为计算权重的依据,得出各个行业的权重。上述价格变动值的加权平均值可以得出整个行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变动范围为-1.19%。这里需要强调的是-1.19%是某一时间点价格下降引起的价格链变化,同年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变化范围是通过链比较法获得的。

在此,我们分别做出以下三个假设进行计算:1)假设在4月1日的日价值税率调整后,所有行业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价格下调,4月的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增长率将下降到0.2%-1.19% =-0.99%,而我们之前的预测值为0.2%。根据调整后的4月环比增长率数据,推导出2019年各月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同比增长率和年度中心,结果表明对中心的负面影响约为0.89%。2)假设在4月1日调整日价值税率后,各行业的价格下调是渐进的,平均价格下调在3个月内,那么1.19%的降幅将平均分布在我们之前对4月、5月和6月的环比增长预测之上,此时对中心的负面影响为0.79个百分点。3)假设在4月1日调整每日价值税率后,所有行业将在6个月内平均降价,1.19%的降幅将与我们之前预测的4月至9月的环比增长率平均分配。此时,对中心的负面影响将为0.64个百分点。

考虑到假设的极端和误差,我们认为如果只考虑增值税税率下调的单一因素,2019年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心的负面影响将在0.6-0.9个百分点之间。

但是,考虑到环境因素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更大,1%以内的生产者价格指数计算结果暂时不会影响年度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判断。

>;去年增值税税率下调对2018年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心的负面影响约为0.2-0.3个百分点。如果将上述方法应用于2018年5月增值税税率下调1个百分点的回溯,在增值税税率下调后,单个行业产品含税最高降价幅度为1-(1+16%)/(1+17%)=0.85%,那么加权平均PPI环比降幅为0.39%。在一个月、三个月和六个月的降价三个假设下,对生产者价格指数年度中心的负面影响分别为0.29、0.26和0.21个百分点。考虑到假设的极端性质和误差,我们认为2018年增值税税率调整对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心的影响约为-0.2至-0.3个百分点。

风险提示1。需求侧因素超出预期,使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大幅提高,增值税税率下调对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减弱。2.环境保护限制生产更严格推动生产者价格指数上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