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内部原因是香港2019年夏季骚乱的根本原因

作者: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院教授,京王国家和地区研究所所长。

香港法律修订引发的示威游行和各种非法暴力行为持续了100多天。

外力的干涉甚至操纵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根本原因不在外面。

正如毛泽东所说:“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

“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概念和实践不仅关系到主权、外交和安全,更重要的是国家的政治制度和在这一制度下建立的治理制度。

“两制”是一种不同于内地的管治制度,是在“一国”制度下,根据香港特殊的历史发展而在香港维持的。

其目的是维护香港的长期稳定和繁荣。

“一国”制度是“两制”的根本基础和保障。

此外,维护“一国”制度是“民族认同”的最基本要素之一。

所谓的国家认同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上的。

首先,它是一个人自己国家的文明/文化特征。

全世界的“中国人”都是这种身份的具体体现。

第二,它是对自己国家权力体系的承认。

这种所谓的“公民身份”就是支持国家权力体系,遵守这一体系下的制度和法律,承担公民的义务,享有受国家保护的公民权利和利益。

中外历史证明,任何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的存在和发展都要求其公民具有自觉而坚定的文化身份和公民身份。

否则,“国家”将是不可持续的。

然而,自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在理论和实践上一直模糊不清,甚至存在重大缺陷。

例如,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国,所以香港的管治制度和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必须符合中国政权的基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然而,香港的管治制度和实践充满了“违宪”现象。

其结果是,“一国”不断削弱空,而香港的“制度”不断加强,甚至侵蚀甚至对抗“一国”政权。

结果是,“两制”越来越难以“一国两制”。

此外,长期殖民统治造成的香港与内地的文化差距,削弱了香港人对“一国”的文化和公民认同。

“精英治港”已成为一种慢性病。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香港回归祖国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都倾向于“精英化”。

然而,这种倾向没有得到调整,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因此,“港人治港”实际上已经成为香港的精英。

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香港的政治和社会精英难以形成气候。大型资本商人是香港精英的主流,资本的营利性质使他们不可能为大多数市民谋利。

长期以来,“精英治港”已成为阻碍香港发展的慢性病。

首先,资本精英的根本利益在于削弱一国,加强两种制度。

一国的司法管辖权越宽松,两种制度之间的差距就越大,香港资本的利润率空和规模就越大。

自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在中央政府需要加强或香港政府试图限制大量资本的时候,特别是以立法的形式,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和骚乱。

从表面上看,这些骚乱的始作俑者和前台的领导是反对派,但背后支持他们并从中获利的是资本精英。

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资本主义的社会,很难想象媒体和舆论总是压倒性地支持示威和动乱力量,也很难想象没有大资本的支持,大规模示威能够有足够的资源持续很长时间。

然而,每次抗议者要求的实质是加强“两制”,削弱“一国”。

第二,在长期的殖民地统治下,香港的教育制度、资源分配和教学内容都对精英有利。其目的是巩固有利于殖民统治的社会阶层。

香港回归后,教育非殖民化进展甚微的根本原因,是精英阶层无意改变殖民地时期形成的教育制度,以利于他们。

结果,一方面,仍然带有强烈殖民色彩的教育正在侵蚀香港年轻一代对祖国的认同感。另一方面,随着祖国大陆的不断开放和快速发展,香港社会阶层的固化,使大部分中、下层平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对生活水平相对下降所造成的无望的上升和失落积累了挫折感,最终以愤怒的形式爆发出来。

第三,不受控制的资本精英不可避免地导致垄断,扼杀竞争和创新。

回归以来,虽然内地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和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和输血为香港提供了“有利的气候、有利的地理条件和有利的人力资源”,但垄断经营却导致香港经济的异常发展,长期依赖于一个大而高度垄断的盈利性住房和金融服务业空。

尽管香港拥有优秀的大学和高科研能力,但带动经济发展的高科技等产业受到挤压,难以发展,经济在繁荣的表象下缺乏活力。

资本的垄断,一方面耗尽了老百姓的财富,留下了巨大的贫富差距(香港的基尼系数高达0.6,居世界之首);另一方面,高质量的就业市场正在萎缩,中产阶级人数和他们的工资长期以来一直疲软甚至下降。

结果是,经济发展中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青年学生成为最沮丧和愤怒的群体。

第四,“精英治港”必然导致政府行政和政策脱离群众。

回归后,几位行政长官解决香港市民住屋问题的措施,都被精英利益集团狙击而流产,行政长官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结论这次香港爆发的夏季示威游行,甚至骚乱,其“势头”、组织和行动能力、对公众舆论的严格控制、持续时间长、手段极端以及对各种要求的高调决定,都是前所未有的。

动乱的组织者的目的,一方面是要尽最大能力将示威者的愤怒传递给中央政府,诱使中央政府以任何方式直接干预,从而落入“北京政权敌视香港人”的陷阱。另一方面,他们竭力挑起内地人和香港人的怨恨和反对。兄弟俩互相争吵,从根本上为“一国两制”埋下了长期隐患。

显然,中央政府看穿了阴谋,没有利用它,没有支持政府,但始终“相信香港政府有能力平息动乱”,并坚决支持香港警方对非法暴徒采取坚决行动。

但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香港的精英利益集团要明白,他们从老鼠的两头获利的企图最终会损害他们自己的家园——香港。

事情的极端必须逆转。

少数香港独立运动人士和被蒙骗的青年犯下了各种极端行为,如持续的暴力和违法行为、对立法院和中央联络处的影响、交通阻塞,甚至机场瘫痪,剥夺了动乱的道路和资源。

夏季的骚乱将不可避免地被平息,违法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然而,这场动乱暴露出来的问题需要长期细致耐心的努力来解决。

只有彻底根除这种疾病的根源,才能真正确保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政府在粤港澳及海湾地区战略下,适时决定建设深圳社会主义示范区,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