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位于十个“准一线”城市,哪个地区商店密度最高?

小问:在前十大“准一线”城市中,哪个城市的商店数量和密度最大,而在排行榜上,哪个城市的饮食和娱乐商业氛围最大?请数数洞,听老表哥慢慢跟你说话!从本周开始,文/克里研究中心的高级表弟,研究中心的洞数将开始研究全国所有城市的兴趣点信息。由于城市的数量超过2000个,不可能一个一个地详细说明。研究中心的空洞数量将按照城市能级和城市群的顺序逐一进行分析。

今天,我的老表弟和你分享了十大“准一线”城市的商店数量和密度。

苏州倒数第二区的商店数量高于主要地区。首先,看看每个城市的商店数量。排名前四的城市有超过1000万的常住人口,而商店数量最少的厦门有389万,人口最少。

其中,直辖市重庆的店铺数量最多,达到26.2万家,市区2100万居民带来了巨大的日常消费需求。

四川省会成都排名第二,拥有218,000家店铺,常住人口1000万。武汉和天津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

厦门的常住人口最少,商店数量最少。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名列前三,拥有19万家店铺,但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昆山、常熟、太仓等县市。市区商店的实际数量为82,000家,排名倒数第二。

注:都是市区的商店数量。成都不包括天津02的商店密度和和平区接近1300/公里的商店密度。由于城市行政区划、地形地貌等客观因素的差异,“准一线”城市差异很大。

重庆和天津城市面积较大,商店密度较小,也覆盖了更多的待开发区域,而城市面积较小的城市商店密度较高。例如,郑州和长沙的城市面积不到整个城市的20%。经济中心的辐射效应带来了更高的商店密度,因此商店密度指数处于更领先的地位。

在城市区域分割方面,在4000平方公里以下的区间内,郑州、长沙和厦门的城市面积都不到2000平方公里,而成都的城市面积已经达到3240平方公里,占城市总面积的26.7%。然而,成都的店铺密度仍高达67.2间/平方公里,这显示出浓厚的商业氛围,但也代表着店铺更大的竞争压力。在4000-10000平方公里的地段,杭州、南京、武汉和苏州都有更多的山、河、湖等公园绿地,地貌特征相似。杭州以32.8房间/平方公里位居第一,这似乎也印证了“北、上、宽、深”的民间说法。

一些更有趣的数据可以在行政区县看到。

十个准一线城市有112个区,平均密度约为每平方公里20家商店。老表哥以每平方公里100家店铺为标准,选择前36个区进行比较,约占所有区的1/3:天津和武汉各有6个区,密度超过每平方公里100家店铺,超过成都(5家)和杭州(5家);根据该市行政区域的总和,成都和杭州的店铺范围最大,密度最高,为420平方公里,成都的“色彩”密度较高。例如,武侯区和晋江区的店铺密度超过300间/平方公里,而杭州拱墅区、滨江区和江干区的店铺密度不到200间/平方公里。除郑州外,其他9个城市的店铺密度最高,行政区超过400间/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400-700间/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郑州没有行政区,每平方公里商店密度超过200家,金水区最高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73.7家。商店密度最高的两个行政区分别来自天津和重庆,这两个城市恰好是市区商店密度最低的两个城市。

从这一点来看,天津和重庆的店铺集中度远远高于其他城市,城市地区的开发面积比例也更高。天津和平区每平方公里有1299家店铺,但面积只有10平方公里。它是排名前30位的第二小行政区,仅次于厦门鼓浪屿。

注:鼓浪屿不是一个行政区域,而是作为一个特殊区域参与排名。苏州沿袭旧行政区划03天津郊区餐馆有更多的发展机会。滨海新区每万人只有27家餐厅。最后,让我们看看我的老表弟最关心的餐馆。

就人均餐馆数量而言,厦门排名第一,每万人中有83家餐馆。一方面,厦门的旅游业相对发达,给餐饮业带来了更多的消费群体。另一方面,厦门行政区划小,非中心地区少,消费频率低。

长沙排名第二,每万人有82家餐厅,只比厦门少一家,但考虑到人口基数较大、管辖范围较广、旅游氛围稍差,老表哥认为长沙当地人更配得上“美食”,需要更多的餐厅来满足他们的贪吃欲望。

天津的人均餐馆数量最低,每万人中有37家餐馆。只有和平、河东、河西等主要城区每万人拥有50多家餐厅,而其余“四郊区五县”(现为八区一县)每万人拥有的餐厅数量较少,新开发的滨海新区每万人仅有27家餐厅。

郑州餐饮是最实惠的,主要是火锅和西式廉价餐馆的平均消费。南京人最“慷慨”,而“大萝卜”对餐饮价格最不敏感。搬石头和出去吃饭总是受欢迎的社交活动。平均消费高达50元,比排名第二的杭州高出4元。

其他城市的消费大多在38-44元之间,但考虑到餐食比例的差异,这应该在正常的波动范围内。

以成都(均卖44元)和武汉(均卖38元)为例,这两个城市的各种餐饮价格相似,但在平均销售额较高的火锅店(约60元),成都店占16%,比武汉高7%。在平均销售额较低的快餐(20元)中,成都仅占27%,比武汉低5%。

另一方面,郑州的平均消费最低,只有31元。主要原因是平均销售额高的火锅和西式餐馆太便宜了。许多商店低于40元,导致整体平均消费赶不上。例如,南京和杭州火锅的平均消费量比郑州高出60%以上。

最后,让我们给每个城市一个小小的总结:(按市区店铺数量排序):重庆的店铺数量最多,但面积更大,人口也更多,人均指数并不优越。在成都,商店密度太高,竞争压力不可低估。武汉在商店数量上名列前三,小吃和快餐占很大比例。天津商铺高度集中在主城区,周边“四郊区五县”发展相对较大空;杭州商业氛围浓厚,餐饮消费水平高。南京喜欢“搬石头”,拥有最高的平均食物和饮料消耗量。在郑州,主城区的商店密度仍在增加空而饮食是最经济的。长沙是最适合当地食物的城市,价格适中,选择广泛。苏州是一个拥有强大县市的城市。城市地区商店的集中优势最不明显。厦门旅游业给外国餐饮带来了更多需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