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房子

这座原本属于母亲遗产的房子是在父亲及其兄弟姐妹不知情的情况下重建的。

房屋拆迁时,房屋补偿实际上出现在嫂子张艳的拆迁协议中...今年10月,刘雯和她的父亲刘亮以及两兄弟向颍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张艳,要求赔偿房子。这座原本属于母亲遗产的房子是在父亲及其兄弟姐妹不知情的情况下重建的。

房屋拆迁时,房屋补偿实际上出现在嫂子张艳的拆迁协议中...今年10月,刘雯和她的父亲刘亮以及两兄弟向颍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张艳,要求赔偿30万元的房屋损失。

经过调解,张艳一次性支付了12000多元。

倒塌后,房子被重建了。刘雯的祖父张斌于2004年9月去世时,他留下母亲张学和嫂子张艳,在颍州区布子社区共有四栋房屋77.76平方米。

经过协商,张学继承了西侧约38平方米的两间卧室。厨房和另一间卧室是张燕继承的。

张学不住在这里。她已经在颍西街道办事处住了很长时间了。她只是偶尔来这里清理一下,和张艳聊聊天。

2007年,张学去世。忙于工作和生活的刘雯和他的两个兄弟很少再去他们的老房子,所以这两栋房子闲置着。

2017年初,亳子社区拆迁的消息传来,刘雯的兄妹与父亲商量,去社区询问拆迁情况,并回到老房子。

令几个人惊讶的是,母亲的两个房间不见了,被张艳拥有的几栋新房子所取代。

经询问,刘雯得知张艳自母亲去世后一直在使用张学的房子。

后来,张燕推倒了他母亲的房子并重建了它。

面对刘雯的质疑,张艳说,由于房子年久失修,她不得不盖一栋新房子。大雨中,房子倒塌了。

根据《张炎集体土地和房屋征收协议》,张炎的房屋建筑面积为164.94平方米,其中74.94平方米为合法建筑。

根据认证标准,该房屋为砖混二级结构。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660元,外加附件、装修补偿、搬家费用等。张燕获得了超过21万元的总补偿,并修复了一套90平方米的安置房,可以以负担得起的价格购买105平方米的房屋。

令刘雯愤怒的是,在被安置的居民名单中,张燕只确定了他们一家三口。刘雯的三个兄弟姐妹和他的父亲刘亮没有出现。

结果,刘雯一再向张艳索要属于张学的那部分房子,但被拒绝了。

今年8月,刘亮、刘雯向颍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张艳,要求张艳赔偿30多万元损失。

近日,经颍州区人民法院调解,张艳一次性支付刘亮和刘雯兄妹12900多元。

双方没有争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