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特种部队成员“攻陷战”背后的秘密:坚持魔鬼训练4年

初秋时节,新疆武警喀什支队下士闫大鹏在沙漠边缘。

抓捕战士的近距离战斗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突然,沙漠之风吹来,邪恶狡猾的暴徒想抓住机会杀死人质。

在关键时刻,一名士官破门而入,在房间昏暗的光线下袭击了藏在人质后面的暴徒。

考官的秒表准确显示,从进入到结束战斗只需10秒钟。

这个士官是阎大鹏,新疆武警喀什支队下士班长。

在这次由支队组织的射击、摔跤、武装越野、协同作战和800米个人综合练习五项比赛中,他以击落最多目标、抓获最多暴徒和用最短时间完成全程的最佳成绩赢得桂冠,展示了一次精彩的士兵突击。

1.82米高的闫大鹏长着一双大眼睛,非常英俊,但是他害怕和别人握手。

为什么?因为他的手掌覆盖着厚厚的老茧,他的手指关节肿胀变形,他的下巴经常被纱布包裹着。

当打沙袋、穿上装备和练习体能时,这些通常会被遗忘。

作为一名士兵,严大鹏坚持了4年的魔鬼训练计划:每天做100次俯卧撑、100次仰卧起坐、100次俯卧撑、100次下蹲和100次马步推砖。一天打几千次沙袋;打好沙袋,穿上沙袋背心,每天跑5公里越野。

最痛苦的事情是摔跤和格斗训练。过去,患难与共的亲密同志成了正面的敌人。

被击倒,站起来,然后冲上去。

有时鼻子被另一方打中,血溅出来,棉球被用来塞住鼻子以便进一步练习。有时我用力过猛,胳膊脱臼,出了一身冷汗。经过简单的治疗,我再次投入战斗。

训练结束时,防护设备上经常沾有血迹。作为一名特殊的团队成员,关键是要熟练掌握战术。

2008年底,在一次战术检查中,当闫大鹏以低姿态爬过低桩网时,由于用力过大,一块玻璃碎片扎进了他的前臂,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然而,他战胜了痛苦,完成了许多课题,如搜索、射击和投掷炸弹。

训练结束后,凝结的血液将迷彩服牢牢粘在身上,同志们用热毛巾敷了很长时间才脱下来。

为了练习100米的投篮技术和穿杨,闫大鹏在绳子上穿了一小粒米,挂在班级的墙上。他无事可做,只是盯着它练习他的注意力。

严大鹏在当兵的第三年创造了移动目标在15秒内完成8轮并击中目标的优异成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