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洗去他的道德清洁?

4月24日,一家重庆装饰公司在重庆解放北路商业区举办了一场公益展览,宣传其品牌名称,并为一名身患致命血癌的肖雪女孩筹款。

在此期间,许多路人质疑这家企业是在示爱,指责它是有铜臭味的慈善机构。

(4月25日)商人捐钱给身患绝症的女孩,顺便宣传她们的品牌。结果,他们几乎被公众责骂,所有人都对捐赠表示不屑。

听起来好像热血沸腾:一是群众的道德水平远远高于商人;其次,它也没能让商业广告成功。

它真的很受欢迎。

然而,如果你仔细观察,恐怕最有激情的事情是无情的——慈善与捐赠者的生命有关,而我们拒绝帮助同类人走出死亡的阴影,因为这是“不洁”的形式。

捐赠的形式重要还是帮助他人重要?在经济学中,任何行为选择都有成本效益考虑,道德行为也不例外。

社会是一个社会的原因在于价值尺度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而不是二元的空。

例如,慈善不是背上的“非慈善”,但它在大小和重量上也是不同的。

慈善事业能否与商业结合一直是个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的眼睛能否接受这一理性原则——而接受与否的实质在于我们的心理是否有所谓的道德存在。

这就像一个不想招人的企业来到人才市场,提出了很多苛刻的条件,最后“无人可用”。同样,因为每个人都不愿意实践道德行为,最好的借口是批评所有慈善机会。首先,它的表面看起来像一个牌坊,保持着“升到泥上而不被淹没”的姿态。第二,它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但也获得了在道德指挥棒下击败他人的乐趣。

在这种逻辑下,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太简单了:你可以说公益道德活动的目的不良,而且懒得参与。做生意的道德行为,可以骂它动机不纯,拒绝交往。

我想起了孔子“秘密生育”的故事。孔子被困在陈和蔡之间,甚至不能吃野菜汤。鲁兹偷小猪,抢衣服,换酒。孔子每次拿起食物,不问从哪里来,就吃喝起来。然而,当鲁哀公欢迎他时,孔子表现出绅士风度。他没有正确地坐在垫子上,也没有正确地切肉……孔子不明白。孔子回答说:“我过去那样做是为了窃取我的生命,但今天我这样做是为了讲课。”

这个故事经常被用来讽刺儒家的“义”,但我认为它至少传达了一个正确的理念:如果道德是为了寻求基本的生存,就没有必要或清洁。

如果慈善行为是为了拯救生命,即使是为了商业广告的额外目的,我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鼓掌。

有人说在伪君子和真正的恶棍之间,他们更喜欢后者。

这很有道理,真的意味着人们讨厌,所以敦促我们更好地用心;伪君子使社会陷入虚幻的善中,沉溺于虚伪之中,无法卸妆。他们都假装很美,每个人都显得很崇高。说话是“代表”某某群体,表演是指指点点。

道德清洁不是因为我们有道德,而是因为你们龚浩龙。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道德上的洁癖,出去闻闻慈善机构的钱,这样我们就不会藏起鼻子了?那么我们将更接近真正的道德秩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