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的夜晚

火车站最能看见所有的生物。

灯火通明,人群涌动。

人们不是站着就是坐着。

有些人拖着箱子,提着尼龙袋,带着孩子去小便。

这个孩子拿着一个倒置的三角形纸杯,里面有爆米花。他四处走动,但无法离开父母的视线。

还有人拿着一叠报纸穿梭在人群中,像菜市场一样熙熙攘攘。

当我想到就站在学校门口的孤独和寒冷时,我处于恍惚状态。

同一个晚上,不同的人!所有生物都背负着各种各样的生活。

有些人出去来去匆匆,有些人渴望回来,就像我一样。

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活,有人死……我不禁想起迟子建的中篇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在小说中,一个死去的丈夫说不出真相的女人在一个醉酒的夜晚反复唱着同样的歌词:这个世界的夜晚——悲伤的旋律,那些听到它的人的心似乎冲进了无边无际的宁静的河流。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都充满悲喜剧。

卖报纸的女人穿着华丽的睡衣,上身穿着鲜红色的棉衣,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皮包,怀里抱着一堆报纸。

他一只手拿着一个“故事”,在座位之间来回走动,他的眼睛活跃而急切地移动着。

大多数人坐在铁长椅上,专注于他们的手机。

相反,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在用绿色塑料杯喝水。喝完酒后,她把它递给她旁边的男人,脸上带着甜蜜的表情。

脚上堆满了袋子和鼓鼓囊囊的尼龙袋。他们吃饱了,看起来像一对出去工作的小两口。

坐在我左边的那个中年人抱着他,一言不发地盯着铁架子上的两个帆布箱。

右边是一个戴着红帽子和耳塞听歌曲的年轻女孩。她年轻时,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似乎整个世界都被拒之门外。

贴在墙上的电视上播放着各种各样的毒品广告,这让人觉得有许多人生病了。

偶尔会有一个时尚模特出现在屏幕上走上舞台,许多人伸长脖子观看,这会很快消磨等待时间。

广告墙偶尔也会被提升和翻新,但仍然是两三个广告。

有一个愉快的广播声音:从杭州K1395火车出发,请在2号站台登记上车...几条不同颜色和高度的长线很快排成一行。虽然队形不规则,但奇怪的是,在穿过检票口后,人们开始在栅栏内向前跑,看起来总是赶不上公共汽车,好像他们忘记了后面有一大群人。

事实上,每个通过检票口的人都会上车。

中国人不仅不耐烦,而且做事谨慎,追求保险。

我们是一个平衡良好的国家,这可以从上下车的乘客高峰中看出。

马车的门被堵住了。

人太多,行李太多。

售票员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但不幸的是,他不能像一阵风一样把它吹进车厢。

人群稍微疏散后,我设法挤进去——本来应该如此。

幸运的是,有票,它们被推到座位的前面。幸运的是,座位靠近窗户。

一个有温州口音的胖子一动不动地坐在上面。

我给他看了我的票,他拔出屁股,示意我进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狭窄的空。

他不情愿地站起来,让我坐过去。

走廊里挤满了人。有些人把箱子举到头顶,像涉水前进。

我看了看,有些发呆,想起丰子恺的散文《马车社会》。

盒子推动了社会向前发展,我被装了进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