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理发师展示他的传统工艺。

流行的离子熨烫?没有。

可以按摩的泰国洗发水?没有。

顶着风雨的屋顶?没有。

然而,有剃须,摘耳朵,罕见的洗眼和较低的价格。这是城市中逐渐消失的街道理发店。

最近,记者找到几家露天理发店,走近这些穿着白大褂、手持剃须刀的老剃须刀,让顾客刮胡子,以展示他们的传统技能。

街上的理发店通常是老顾客经常光顾的地方,他们有抛光的剃刀剪刀、老式的木制架子、几个热水壶、几把破旧的藤椅和木制凳子...民生路旧体育场旁樟树下有一家露天理发店。

理发师是一对50多岁的夫妇。丈夫的名字叫张循化,妻子的名字叫张桂香。当他们年轻的时候,他们从事美发工作,并且已经在这里摆摊15年了。

记者注意到,虽然没有店面的理发店简单而简陋,但很多市民前来参观,包括老人、中年人,偶尔还有几岁的孩子,每个人都在一起说笑。

段阿姨今年70多岁,住在格陵兰的镜湖世纪城。她告诉记者,每隔一个月她会乘公共汽车来理发。“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切割,有感情,而且她的主人擅长手工艺。

40多岁的刘先生每隔几天就来这里刮胡子。

离这对夫妇的理发店大约10米远的地方是东边的另一家理发店。

当记者走近时,穿着白大褂的崔夏云正在给一位大伯理发。在她身后,一辆旧三轮车上放着一些“物品”,如水瓶、肥皂、小锡脸盆和几条毛巾。黄梅戏正在街角的旧收音机里播放。

“年轻人很少来理发,我们的理发店主要是为老顾客服务,”从事理发工作30多年的崔夏云笑着说。

摘耳朵和洗眼的传统技能逐渐丧失,理发开始于30多年前。这也使这些老剃须刀能够掌握许多传统技能,如挖耳朵、刮胡子和洗眼。

采访中,一名中年男子感到耳朵不舒服。张循化从藤椅底部的小木箱里拿出镊子、掏耳朵勺、鹅毛棉签等工具,小心翼翼地掏了掏耳朵。一位老人留着长胡子茬。他的妻子张桂香熟练地用热毛巾擦顾客的下巴,然后用软刷刷一些肥皂水,然后拿出一把老式剃刀非常熟练地刮胡子。

40多岁的吴先生是街头理发店的常客。刮完胡子后,他特别要求张桂香洗眼。

什么是洗眼?我看见吴先生仰卧在椅子上。张桂香打开吴先生的左眼睑,在剃刀手柄上贴上一些清水,然后在他的眼睑上上下摆动来清洗。

洗完左眼和清洁右眼后,整个过程需要大约10分钟。

“每次洗后,我眼睛里的污垢少得多,我感觉非常湿润和清澈,”吴笑着揉着他的红眼睛说。

另一方面,张桂香告诉记者,理发店里的理发师现在不再学习这些老手艺了。主要原因是这种工艺很小,需要很大的努力。他们挣不了多少钱。

“据估计,这些旧工艺品将在几年内消失,”她有些无奈地说。

有些人怀念并担心低廉的价格。今天的城市地区有越来越多的高端理发店,但是像旧体育场这样的户外理发店几乎是唯一的了。

“理发店种类繁多,收费也太贵了。老年人和儿童也相对被排除在外。他们远不如旧理发店舒服。”喜欢光顾理发店的王师傅说,在这些老理发店里,全套服务,如挖耳朵、刮胡子和理发,不到10元钱。理发师既熟练又和蔼可亲,他觉得特别舒服。

王师傅的观点得到了许多市民的赞同。当记者对“你会去街头理发店吗?”许多老人表达了他们对街头理发店的怀念和喜爱。一些年轻人还表示他们会割破耳朵刮胡子。

当回答“你为什么喜欢街头发廊”的问题时,他们最多只会说“善良”和“古老的工艺”。

然而,恶劣的环境和廉价的街道理发店也让一些市民担心他们的卫生。

例如,只有几条毛巾。重复使用可能会产生细菌。剃刀手柄的末端没有消毒,来回擦拭眼睑可能会导致眼睛感染。

一些市民更担心的是,如果剃须时病原体携带者的皮肤受损,血液会通过剃刀等工具,这些工具未经消毒,将有害病毒传播给他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