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农民进城是邪恶的。鼓励宅基地“自由进城”更为险恶?

如今,农村发生了许多变化。道路变得更加整洁。垃圾桶被放置在道路的两边。沟渠和鱼塘里的水变得更加清澈。道路两旁的路灯变得流行起来。村子里无人居住的破旧建筑已经清理干净了。农村的乱局已经彻底纠正了。 20世纪80年代,农民来到城市生活和学习。20世纪90年代,他们来到这座城市。现在,80后和90后已经成为城市的主力军。毕业后他们留在了这个城市。 在城市生活的许多年里,每个人的储蓄也逐年增加。许多人在他们的家乡建起了他们的房子,并用更宽的建筑覆盖他们。 在过去几年里,国家逐步改革和开放了宅基地,并在一些地区试行了"三权分立"的安排。目前,对宅基地管理制度的研究也迫在眉睫,入市工作也在积极讨论之中。 2014年,国家提出了允许收回或转让宅基地的建议,以便进城的农民能够收回自己的房屋,并提供补偿,以减轻进城的压力。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将闲置的自建房屋转移给村民,以确保这些资源得到更好的释放。 今年5月,国家发布了一份文件,声明将大力保护农民在城市的权益。每个人都可以自愿退出土地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如果他们不撤出,他们仍然可以保留这些资源。 关于这一政策,许多专家说“上楼”是一件好事,它可以提高农民的生活质量,缩小城乡差距,使农民的生活水平更加富裕。 一些专家还认为,我们应该积极探索进入宅基地和承包地市场的工作,使这些城市居民能够到农村发展农业项目,释放农村的经济活力,带领整个村庄进入城市。 令人惊讶的是,一些专家提出了不同的观点。陈锡文说让农民进城是邪恶的,鼓励宅基地“自由进城”更是恶毒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一些专家不考虑农民,他们想去农村买一块土地和一栋房子,这样他们就可以从中获利。 然而,农村地区的房子一点价值都没有。即使他们辞职,也只能补偿10万元左右。这个城市的房价超过1万元。许多农民出售他们的房子,但不能住在城市里。此时他们应该做什么?陈锡文还说,农民可以去城市,但他们必须仔细考虑,看看他们是否真的能在城市定居下来。 如果我们盲目市民化,将会有一个大问题!可以看出,陈锡文的专家确实是农民所想的。他们必须理性地看待这个城市,而不是盲目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