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补凸点和凸点的时代

秋天开始的前后一周,我去了北京。

受大陆气候影响,北京的季节变化比东京早一个月左右。

此时的北京让我想起了“一百人一首歌”(日本流传最广的和声歌曲集)。

编纂于12世纪末,包括100位杰出的日本歌手的100部作品,藤原(日本贵族,生于9世纪末,死于10世纪初)写的经典诗——秋来的话、声音、声音、文字(秋天看不清楚,风突然吓到我的心)。

同时,这次北京之行再次证明了“中日凹凸理论”的正确性。

所谓“中日凹凸论”,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拙见”。

基于这一拙见,我在2013年写并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中国缺少什么,日本缺少什么》。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日本向中国派遣了大量的隋唐使节来学习先进的中国文明。

那时,中国无法从日本学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然而,在近代,即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和20世纪末中国改革开放的前几年,中国一直在向日本学习。

那时,日本很少从中国人那里学到任何东西。

进入21世纪,中国已经成功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然而,与“世界上第一个发达国家”美国相比,“世界上第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在许多方面仍略显不成熟。

另一方面,尽管日本在经济实力上已被中国超越,并深陷幼儿老龄化的泥沼,但由于其在20世纪积累的实力,日本仍可被称为拥有许多尖端技术和丰富经验的发达国家。

因此,纵观中日两国2000多年的交流历史,这恰好是一个两国可以相互学习的“平衡时代”。

改革开放初期,中日关系“坎坷”,可以相互借鉴。

换句话说,这是中日两国进一步深化友好关系的大好时机。

基于这种观点,当我再次来到北京时,我发现我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日本人的感情。

例如,日本食物的趋势似乎已经演变成一种固定的模式。

我家附近有一个购物中心,叫做“金地广场”。

我原本想去那里尝尝中国菜,但当我来到三楼的用餐区时,我发现我去过的几乎所有商店都是日本餐馆。

例如:日本面馆“京村”,寿司店“好得不能再好了”,日本火锅馆“野菜村”,牛店“石洞”等。

底层也是如此,寿司餐厅“爆炒”、日本面馆“美味的拉面”和日本最大的连锁便利店“711”等等。

当然,这个购物中心里还有几家中国餐馆,但是商店门口的广告牌上还写着“活力”、“品味欣赏”等日语单词。

此外,购物中心三楼还有一家日本KTV……...看到这一切,我不禁想知道——这里应该是日本吗?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北京的人一定知道在北京的东北部有一个叫望京的地方。

这个地区是韩国和朝鲜的聚集地。

住在那里的大多数人是在北京工作的韩国人,中国人是韩国人。

然而,据我所知,住在“金地广场”附近的日本员工或日本学生并不多。

在金地广场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是年轻的中国人。

上述日本餐馆的老板、职员甚至厨师几乎都是中国人。

我最初认为日本食物不适合北京。主要原因是:首先,日本被大海包围,所以日本食物的成分主要是海鲜。

然而,北京既没有大海,也没有大河。

第二,日常饮食主要是生冷的,而中餐主要是烹饪和油炸的。

北京菜以“红肉”为主要成分。

因此,对许多日本人来说,日本食品能在北京站稳脚跟真是难以置信。

事实上,日本食物能在北京引起轰动的事实可能是因为每年有数百万中国人去日本旅游。

因为没有它们,每个人都不会发现日本食物的质朴之美。

日本食物的特点是“以最原始、最质朴的方式品尝季节性配料”。

对于吃了各种中国食物的北京人来说,日本食物的质朴味道只会让他们想起自己的胃口。

除了日本美食,这次北京之旅还让我再次见证了日本图书在北京的热潮。

在北京逗留期间,我去了梁马桥附近的一家高档书店——聊了几句。

书店位于办公楼的二楼,入口处的一座院子里有三种日文书籍的中译本。

第一本书是村上春树的代表作《地下》。

村上春树的小说已经成为中国最畅销的书籍,这并不新鲜。

然而,《地下》不是小说,而是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在采访了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62名受害者后写的纪录片(沙林毒气是奥姆真理教成员在东京地铁列车上释放的,造成13人死亡,5510多人受伤)。

当这本书1997年在日本发行时,日本人对它的内容有不同的看法。

第二本书是日本江户时期(1603-1867年)浮世绘大师北田克章(1760-1849年)的代表作集《傅月三十六景》。

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盛行的彩色木刻版画的总称。

Kukusai用他独特的粗糙而疯狂的笔触描绘了他从36个地方看到的富士山的美丽景色。

这种绘画方法对许多欧洲印象派画家有很大影响。

今年1月至3月,东京六本木的森氏艺术博物馆(Mori Art Museum)举办了一场葛城作品的盛大展览,展出了480多件作品。

令我特别惊讶的是,许多中国人来看展览。

在展厅里,一个中国年轻人告诉我,他是专程从上海来看展览的,已经在这里连续两天了。

在我看来,工藤北斋的特长在于“粗与细的巧妙融合”,这与李白的诗相似。

今天,以桂城为代表的日本独特美学似乎已经开始得到中国人的认可和高度重视。

第三本书是日本记者伊藤·诗织写的《黑匣子——日本的耻辱》。

这本书的日文版于2017年10月出版,一推出就在日本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根据伊藤·诗织在书中的描述,她在纽约的一所大学学习新闻。

由于经济原因,她利用业余时间在酒吧工作来赚取学费。

在此期间,我结识了华盛顿东京广播电视台台长山口敬三。

2015年4月,山口以“工作面试”为由邀请她共进晚餐。

晚餐时,山口把安眠药放进她的酒里。

之后,山口带她去酒店强奸了她(对此,山口否认“给酒下药”,并说随后的性行为是基于他们的相互感情)。

后来,尽管山口打电话报警,但她作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朋友”向警方施压,并未被起诉(山口否认)。

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伊藤·诗织以“黑匣子”为主要标题,公开了他所经历的黑暗。

读者对她的勇气惊叹不已,但也对她在主要标题下添加的副标题“日本的耻辱”惊叹不已,这给人的印象是登上了泰山的顶峰。

这本书在中国的出版表明,中国人已经开始意识到日本现在面临的问题,如幼儿的老龄化,将成为中国很快将面临的问题。

顺便说一句,在我去“燕姬友”书店的那天,一楼大厅里正在举办日本动漫展,整个大厅都挤满了中国粉丝。

仔细观察发现,这次展览的主角是我童年时的日本流行漫画《松本零士与银河999》。

除了以上三本书之外,“北京最大的书店”和“北京图书大厦”还充满了山下英子的《挣脱》和李惠秋山的《工匠精神》。

“放弃自己的生命”是2010年日本年度流行语,旨在提醒人们放弃不需要的东西,过简单舒适的生活。

秋山李惠是日本著名企业秋山木匠的创始人。他毕生致力于继承日本传统木工技术。

总之,中日互补的时候到了。

我真诚地希望两国能够相互学习对方的长处,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共同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