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一个偏远的山村,是第一批比肇星洞村名气更大的中国传统村落。

贵州,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是第一批比肇星洞村名声更大的中国传统村落。从贵阳一大早就开始,一直在下雨。经过3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在蜿蜒的县道之间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后,一个名为“时间的边缘”的原始村庄——迪阿蒙(音通门)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没想到会在雨中参观一个村庄。这场雨增加了一种持久的吸引力,使阿蒙的土地更加美丽。 迪阿门东村(Di-Ammon Dong Village)位于贵州省黎平县毛公镇,位于黔东南州黎平县毛公镇清水河支流源头的深山之中,是继全国最大的东村肇星之后的全国第二大东村,居住着2500多名侗族同胞。 “迪阿蒙”是一个根据董仲舒的发音翻译的地名,意思是泉水不断涌出的地方。 沿着盘山路一直延伸到下半部,整个侗族村寨都被群山环绕,这是一种不与世界抗争的姿态。 这时天渐渐黑了,前门迎来了一小部分人,一个黑黑的、诚实的、诚实的、相当诚实的侗族人。他和他的爱人早些时候在这座城市工作,去年底回到家乡经营迪亚蒙邮局。 段老板和他的爱人善良好客。他们给我们介绍了两个景观房供我们选择,但价格接近人们。 房间外面有自己的露台。向窗外望去,是迪亚蒙博物馆,它坐落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山上。 外面传来打鼓和鞭炮的声音,烟花在附近的寨子里燃放。 小椴敲门进来,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河对岸吃饭。 小椴一边走一边告诉我,每个寨子里的当地人互相拜访吃晚饭,并称之为“叶月” 昨天是寨子人的晚宴,今天是去寨子的另一边吃饭,因为我是他们的客人,就过去陪他们。 晚上呆了一会儿后,村里不时传来侗族的歌声,窗外吹着微风。 一大早,清晨就传来流水和鸟儿歌唱的声音,如世外桃源 向窗外望去,董家人一直在小雨中在乡下工作。学生们在学校的玩耍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鼓楼花桥上的老人也开始聊东村的趣事。 五月,贵州下了一整天的雨。黔东南山腹地的侗族村寨通常建在谷底,靠水生活。 迪亚蒙村被山川环绕,一条河流穿过村庄内外的梯田,将古村落分成两部分。 河上有许多形状不同的花桥,将河两岸的五个村庄连接在一起。 华侨城,统称为于风桥,上面建有一座亭子。侗族人一直认为华侨可以阻挡外界的邪恶,给全村带来好天气。 沿着山两边建造的木制建筑散落一地。高高的鼓楼矗立在村庄和村庄之间...所有这些具有侗族风情的建筑就像绘画一样,融入了山川。 一年四季都有许多山泉和溪流。正是这种水滋养了田野和侗族人民。 哪里有东村,哪里就有鼓楼和华侨。 迪阿蒙东村的整个寨子由木屋、鼓楼和花桥组成 美丽淹没了很多时间。 迪阿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村庄。据说侗族祖先在这里定居后,人口增长,很快就增长到1300多户。后来,这一千多户人家分成了附近的几个侗族村庄。为了纪念迪阿蒙的出生地,人们也称之为“前三洞村” 在雨中,淡淡的雾飘过村庄和群山。 白色的鸭子和鹅在池塘里游泳,雨水以清晰的音调拍打着香蕉叶。 一个农民正拿着柴火沿着雨道走,而一只狗沿着砾石覆盖的乡村道路跑。 华侨和鼓楼在雨中变得更加清新 游客们几年前参观并发展起来,但一直没有多少游客。我喜欢旅游业发展后枯萎的感觉,而不是游客。亭子外面,古道旁边,草地是绿色和蓝色的。 沿着一座整洁的稻田小山,去邓勤村,它与迪亚蒙村相邻。雨后,邓勤100年的粮仓沐浴在蓝灰色的天空空中,宁静祥和。 用绿色石板铺成的乡村道路太干净了,雨水冲刷后无法践踏。 一条小溪流经每个家庭。雨后,有人洗衣服,有人坐在河边聊天。 X-width="600"/>我喜欢di-ammon,不仅因为它的原始生态美,还因为我喜欢di-ammon的侗族人民和生态博物馆。 博物馆位于山和水的附近。共有七座木结构建筑,全部由当地木材和建筑风格制成,与整个村庄融为一体。 不同之处在于里面的设施都是现代化的,环保的。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继续在寨子里闲逛,寨子里有许多防火池塘。 贵州没有那么平坦的土地,所以村子里的人住得更密集。村子里几乎每栋房子都在前面建了池塘。 因为村子里所有的房子都是用木头建造的,所以消防安全是第一位的。 池塘在木屋旁边,通常养鱼。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黄公庙,这里有一座纪念侗族青年的泉水。 小椴说他们年轻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玩。池塘里有一条大黄鱼。每天晚上,它都会变成一个人,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只有孩子能看见它。 小椴还说,自从博物馆建成后,这条鱼就消失了。 迪亚蒙的东村分为五个部分:魏村、莫村、莽村、穆村和阴村。 哪里有侗族村寨,哪里就有鼓楼。如果不是忙于耕作,老人会聚集在鼓楼,唱侗族歌曲,围着炉火聊天。如果说城市里的云和烟没有联系,那么它们似乎已经毫无争议地突然进入了古代。他们默默地坚持侗族独特的信仰和爱好。 这一小段带我穿过建在高桩子上的谷仓。一些谷仓下面有猪圈,一些是养鸭的池塘。 在几个谷仓下面,我还看到地上躺着三四件工具,看起来像装饰精美的橱柜。 它们是运送灵魂的船——人们定制的棺材;在这里,一个人的棺材从哪棵树上开始,就已经在出生时安放好了 汉族人对死亡充满恐惧和敬畏。然而,侗族人对生到死都漠不关心。侗族人觉得死亡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在这里,一个人的棺材从哪棵树出来,在出生时就被固定,直到他们40岁。 这棵树将被砍倒,制成棺材,放在粮仓下备用。 所谓“大生大死”可以用来形容地安村的村民。 这里的一切如此和谐,以至于迪亚蒙是目前唯一一个被写进“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侗族村寨 美国著名华裔女作家谭恩美亲自去贵州黎平县的迪阿蒙东村体验生活。题为《时间边缘的村庄》(Villages on the Edge of Time)的文章以24页的页码、13张精美的照片、近10,000个简单的文字和13张精美的图片介绍了迪阿蒙东村的风土人情,使原本的东村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也正因为有了这篇图文并茂的报道,迪阿蒙才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除了源源不断的背包客之外,许多著名的跨国企业家、银行家甚至世界银行行长都悄悄地进入了迪阿蒙。他们为什么不出声而不说话?这完全是因为他们不想因为自己的进入而打破迪阿蒙永恒的宁静。 迪亚蒙的侗族村寨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经济形态和农耕文化的传统生活形态,具有简单的民俗风情。 节目《舌尖上的中国》的第二集也介绍了这里的东村种植的糯米。 这里的人民真正过着和平、温柔、友好的生活,以及侗族人民的热情好客。 这个小村庄有近1000年的历史。被列入国家文物局2012年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2014年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第一批51个“国家级保护和省级保护集中成一片传统村落”综合保护利用项目。

发表评论